​(愛樂者園地)理察•史特勞斯音樂的魅力 樂飛

 五月九日由澳門樂團與深圳交響樂團聯演的一場音樂會,上演了理察•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 1864-1949)的《最後四首歌》與《阿爾卑斯山交響曲》,均屬這位作曲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喜愛史特勞斯音樂的樂迷,相信會感到滿足。

 德國女高音Katrin Adel的嗓音寬厚而帶點清麗,是適合演繹《最後四首歌》的人選,她臨場演唱這套超難作品表現穩定,音色控制自如,情感投放恰度。她的音域也算廣闊,可惜在唱上高音區時有較明顯的銜接點,形成整體音色未夠統一;她的中、低音頗濃艷,具有很好的共鳴,高音唱得穩妥,但未算亮麗純美。

 呂嘉棒下的兩支樂團反應敏銳,與主唱融合良好,樂團各聲部皆有不俗表現,其中《九月》的法國號有高水準發揮,《入睡》的小提琴主奏亦造句優美,讓人神往,這些演繹上的亮點讓作品生色不少,獨唱得以在樂團的妥貼承托下,把這套歌曲詮釋得細膩而動人。

 當晚下半場曲目是《阿爾卑斯山交響曲》,為應對這部既龐大又複雜的作品,兩支樂團共動用了百多人,僅幕後銅管樂手已有十多名,加上多種敲擊樂及不常出現的如風鳴器、牛鈴等樂器,更讓樂團陣容鼎盛。呂嘉對作品理解充份,指揮有條不紊,掌控游刃有餘。略為不足的是,部份作品段落銜接予人不夠連貫之感,整體效果有些鬆散,缺乏一種有機的聯繫,大概是樂團與指揮磨合未足之故。

 近年,理察•史特勞斯多部大型管弦樂傑作相繼於本地舞臺推出,澳門樂迷能現場聽到這位德國作曲家的音樂,殊為難得。這位後浪漫大師的作品多屬「龐然大物」,他最擅於運用「交響詩」來表達深刻的詩意和壯麗的管弦樂音響。在熱衷於交響詩創作之前,其作品仍屬較保守的古典主義風格,他後來被李斯特、華格納的曲風影響,同時又把叔本華、尼采的學說融入作品中,便開始以恢宏的管弦樂音響來體現其深邃的哲理性樂思。踏入成熟期的史特勞斯,不論在交響詩、藝術歌曲及歌劇作品領域,均誕生很多出類拔萃之作,成為把浪漫主義音樂推向高峰的人物。《阿爾卑斯山交響曲》、《英雄的生涯》、《死與淨化》、《堂璜》等都是其交響詩的代表作。要數坊間利用得最多、且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史特勞斯音樂,一定是《薩拉都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在那段約兩分鐘的序奏中,定音鼓的轟鳴結合銅管樂的咆哮,那股音樂能量,實在讓人震撼。不少電影及媒體均以此曲作配樂,在著名電影《2001太空漫遊》中,音樂與影像同時發揮強烈的感觀刺激,看過的無不印象深刻,此片的成功,某程度上應歸功於那令人難忘的配樂。

 史特勞斯的歌劇《莎樂美》、《玫瑰騎士》題材大膽,樂念新穎,亦是音樂史上的震撼之作。他臨終前寫的《最後四首歌》,管弦樂法精練,意境超脫,體現出作者晚年從塵世中尋求解脫和淨化的心境,當中瀰漫的孤寂感和詩意,教人傷感低徊,沉醉其中。

 很多人認為,只有德、奧系指揮家才能最理解並體現史特勞斯的音樂美學,這方面的代表人物,首先想起的是Karl Bohm、Herbert von Karajan與Rudolf Kempe。

 理察•史特勞斯的摯友貝姆(Karl Bohm  1894-1981),對其作品擁有超乎常人的理解,貝姆一套三CD的史特勞斯交響詩作品專輯(指揮德累斯頓國立樂團及柏林愛樂錄於一九五零至六零年代),是極具參考價值的唱片,可惜當中的重要作品《阿爾卑斯山交響曲》、《堂璜》與《英雄的生涯》均為單聲道錄音,需知道史特勞斯作品的宏翰畫面與瑰麗色彩,欠缺壯闊的管弦樂音響實難以完美還原,基於此,貝姆於一九七六年與維也納愛合作的《英雄的生涯》,便藉較佳的錄音更體現出作品的欣賞價值。

 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 1908-1989)於不同年代帶領柏林愛樂與維也納愛樂演奏的一系列史特勞斯作品錄音,很受樂界推崇。老卡對作品分析巨細無遺,構思宏偉,演繹在嚴謹中洋溢浪漫色彩,樂團水平高超,恰當地營造出作品的意境。

 肯培(Rudolf Kempe 1910-1976)的指揮偏於理性,毫不沉溺,手法嚴謹細膩,他在演繹史特勞斯的交響詩時尤其突顯其功力。肯培帶領德累斯頓國立樂團於一九七零年代演奏的史特勞斯作品錄音,被收於一套9CD的廉價專輯中,除著名的交響詩外,更包括幾部較罕聞的協奏曲作品,是欣賞史特勞斯音樂的不錯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