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搜聞)變工業遺址為文創地標 黃豁 黎華玲

 一座位於長江上游的廢棄工廠,經過設計師們的改造,成為知名的「網紅」文創地標——重慶鵝嶺二廠文創公園,每天有上千人慕名前來一探究竟。

 二廠文創公園位於重慶市渝中區鵝嶺公園旁,二零一七年正式開園。這裡可俯瞰長江、嘉陵江景色,可縱覽立體交通,即渡船、汽車、輕軌同時駛過;內設畫廊、設計室、藝術家工作室、創意餐廳等,外部仍保持舊時期工業建築風格。

 近現代以來,重慶以雄厚的工業基礎成為中國老工業基地之一。一九五三年,民國時期的中央銀行印鈔廠更名為重慶印刷二廠,之後幾十年,重慶的彩色圖片基本都出自這裡。隨著社會經濟轉型,二廠倒閉,留下一棟棟飽經風霜的廠房。

 拆,還是留?近年來,中國鼓勵將閒置廠房、倉庫等改造為雙創基地和眾創空間。二廠因此迎來轉機。

 在這個過程中,重慶出現了一批有志青年,他們有設計師、藝術投資人、畫家、規劃師等。他們主張在城市更新過程中,對現有建築遺存進行「提質升級」。

 重慶設計師李傳波開始有意識地探訪市區內的老舊街區。一次偶然,他經過二廠廢棄的辦公樓。他回憶說,看見那些被常年踩踏後凹陷的石梯,已經剝落掉漆的扶手,工業感十足的吊頂,廢棄的印刷機等,就像看老電影一樣。

 「一座城市的人文歷史,是應該知道我們的父輩是怎麼生活,城市曾經的模樣,老建築的語言勝過萬千。」李傳波認為,建築和人一樣,不同年齡段會有不同的面貌。建築也會接受時間的洗禮,越老越有味道。他租下廠區的兩棟樓,改造成工作室。這正是「鵝嶺二廠文創公園」的最早雛型。

 二廠只有建築設計師,自然是不夠的,這個時候就輪到投資人出場了。二零一四年,藝術投資人周迓昕準備投資改造二廠。如今,人們稱他為「二廠廠長」。

 當時,二廠項目正好趕上重慶市渝中區產業結構調整的大趨勢。「有機更新才能喚醒城市再生。」周迓昕介紹,以集市為主體的藝術園區和政府的發展方向不謀而合。

 改造項目得到各部門的支持。周迓昕團隊隨即到倫敦學習工業遺存轉型經驗,並花錢買下「TEST BED」品牌。英國建築設計師威廉·艾爾索普曾在泰晤士河邊將一座廢棄的奶製品廠打造成知名的藝術空間,命名為「TEST BED 1」。因此,「二廠」又被稱為「TEST BED 2」。所有的改造都在基本保留二廠原貌的前提下進行。

 在一同參與到二廠文創園區項目中的陳一中眼中,城市更新不是大拆大建。他說,重慶的工業遺存較多,可以充分加以利用,而不是拆除或者圍起來當作遺址參觀。

 二廠之後,李傳波在江北區觀音橋街道發現了一處紡織倉庫。始建於六十年代的江北紡織倉庫,因工廠破產而被廢棄十餘年。他利用紅磚、木梁、老鐵門進行場景裝飾,最大程度保存了北倉原始樣貌和植被。

 在倉庫主樓二層,可見工業風斗拱建築,牆體保留著廠房最原始的土磚,館內廊道上還保留了一片楠竹。如今,這裡是北倉圖書館。「外面看起來是舊廠房,裡面卻是與時俱進的文化商業。誰說老廠房不能變洋氣?」李傳波說。

 泰晤士河畔的倫敦,完成了從工業之都到創意之都完美轉身。長江畔的重慶也正在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工業文脈不僅僅是一堆堆磚頭和鋼鐵,而是一座城市的集體記憶。

 「我們更明確了重慶工業遺產的價值不僅有承擔歷史記憶和社會情感的意義,相對民用類的文化遺產而言,這類遺產更能夠融入當今的社會生活中發揮遺產的價值。」李傳波認為,工業遺產保護與利用為重慶的城市更新以及城市形象升級帶來希望。

 灑脫、知性、常變常新已成為重慶這座長江之畔老牌工業城市的新標籤。伴隨二廠、北倉等文創區的出現,重慶正在見證諸多工業遺跡到新興文創產業園的華麗轉身。這就是中國老牌工業城市重慶的城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