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宵過客)一方水土,一方口味  四月木

前兩天和同事吃午餐,吃的東北菜。我發現澳門的上海菜館和東北菜館開得算是比較多的,上海菜偏甜,東北菜也不辣,所以適合本地人口味。回想起來,我老家很少上海菜更不要說東北菜了,我問先生這個問題,他說:「有甚麼奇怪,你們的口味偏香辣,除了川菜、火鍋或者湖南菜,其他的菜系很難進來,你們老家在口味上是非常『固執』的」。說到口味,有個趣事,有一次表弟來珠海,我們在一家越式菜館吃飯,點了一個涼拌鳳爪,端上來吃了一口,我和表弟面面相覷,然後不約而同地吐了出來,我們叫起來:「不是說麻辣的嗎,怎麼是甜的?麻煩快點回鍋,加點辣椒!」我們的表情把侍應們逗笑了,一個侍應過來把菜端到廚房,我聽到她們笑著議論:「肯定是四川人」。我和表弟也笑了,我們家鄉話和四川話的確相似度非常高,其他省份的人經常分不清楚,而且在口味上也比較相同。

其實,我也不是一定要吃辣,但是肯定不能接受菜是甜的,所以甚麼咕嚕肉、松鼠桂魚都很少吃。記得那次我到上海旅行,離開之前,朋友溫馨提示一定要買幾包鹹菜帶著,因為那裡炒白菜都放糖,我覺得朋友誇張,等我去到才發現所言不虛,不止上海,整個江浙滬地區人們的口味都偏甜。我不由感歎,果然是一方水土,一方口味!有人說飲食和脾氣有關,愛吃辣的人脾氣比較火爆,不知道這個說法是不是有科學根據,不過我的脾氣肯定沒有江南女子的溫柔可人,這點我是可以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