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開講座的惡夢  喬捷

做文學真的要講熱情,做活動宣傳文學又有其必要性,不過做過的人才知道,那是個相當冒險的行為,而且極度不賺錢,若不是澳門好環境,而且對文學創作人尚算親善,坦白說今天參與文學創作和推廣的人肯定會更加之少。說下面的問題前,當然也要重申,只要人沒有滅絕,就不會沒有人寫作,這個大家倒可以放心,就像我一樣,最初寫作完全不是為了謀生,真的是心裡有話想說,要靠文字寫出來才能排解情緒。

早前看修叔寫了篇〈聽書香文化節講座有感〉的文章,很有同感,特別是裡面說「臺上連主持共有四位,臺下聽講座的連主辦機構人員也只有四位」,這簡直就是重提我內心的惡夢。寫到一定程度能出書,少不免都要這樣做講座打打書,有時候是因為做甚麼推廣活動,也會站到講座上聊上文學話題,這些年來托賴讀者和文友關照,一般辦得出活動來,二三十人到場總會有,近百人的場面也遇見過。然而,早兩三年我也碰到過一次只有十來人的冷清場面。換作其他作者,可能十來人並不算惡劣,但一般如果十來人裡面幾乎都是熟人,那對於我們來說幾乎可謂完全興奮不起來。而那次,正好就是這樣。

後來我和跟我一起辦講座的友人總結失敗經驗,覺得主要的問題還是我們的選題太自我:「寫作是一種堅持」,誰會想知道我們是怎樣堅持呢?(文學活動策劃的重要元素‧五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