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存在感  吃貨

炒肉的味道不太對,像缺了甚麼,又像多了些甚麼;正想開口問,母親就搖著頭說起家裡的料酒剛好用完,這炒肉少了料酒,果然不行。不行嗎?我以前吃肉的時候,也沒嚐到甚麼酒味吧,還以為這醃肉的酒一向只是作樣,沒實際用途,反正煮的是肉、吃的是肉,調料缺了也罷。

的確,肉是極好的話,任何調料都是多餘的,缺了也罷。可世間那有這麼多極品,你我口中嚐到的好味道,不都得依靠調料配合。有些調料味重,重到讓人嚐不出原味,忘了本質,也就看不清肉的瑕疵;有些調料味淡,卻能去腥提鮮,調和肉的不足。可味淡的調料沒甚麼存在感,食客們一般喊不出名字,分不清種類,不迷戀也就不重視,不重視也就不珍惜,等到有天,這些站在幕後的調料沒了,才發現味道不對。

我們吧,心心念念那些極好的肉,都以為自己完美無瑕;被拆穿了,受批評了,就往那重口的醬缸裡鑽;卻忘了,身邊還有那些淡淡守候的,他們就像那醃肉的料酒,儘管火一燒便揮發掉,仍希望在上菜前再幫你一把,他們沒甚麼存在感,但並非不存在。炒菜時,有些調料,加進去不為了要添上甚麼,反而是為了要消去些甚麼;有些崗位,不為創造,卻每日每夜為世間除錯,他們沒有留下甚麼,卻帶走了不少,令留下來的,更似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