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一則 李安

 澳門地,地方說不上大,但沒有交通工具的話,也是很不方便的。話說上星期,因為家人有事要忙的關係,我獨自一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接女兒放學。當天大約下午四時,我到樓下預備乘巴士到托兒所,幸好不用等太久,就有一輛十八號巴士駛過來,因為我這兒是總站的關係,車廂近門口位置有空座位,我二話不說便坐了上去,重點一提的是,這不是博愛座。平日乘巴士我或會選擇站立,把座位讓給有需要的人,但因為今天我的尾龍骨有點痛,所以還是坐一坐吧。

 車子駛近二龍喉公園時,有一老婦人撐著拐杖上了巴士,當我正猶豫要不要讓座時,這名老婦人中氣十足地對著我大喊:「我雙腿不能站立太久,把你的位置讓給我坐吧,謝謝!」在這老婦人響亮的聲音下,我不讓座也不行,當然從表面特徵看上去,其他乘客都會覺得這名老婦人比我更需要這個座位,當然,我也沒有跟「所有人」說我的尾龍骨其實正在「赤赤痛」,最後,在「萬眾矚目」之下,我忍痛站立了大約十分鐘便下車。

 博愛座當然是留給有需要的人使用的,但在我這次乘車的過程中,我知道這名老婦人可能比起我更需要這個不是博愛座的座位,但今天恰巧地,我也是個需要人讓座的乘客,只是我怕如果我開口說︰「尾龍骨疼痛」,又未必有人相信或者體諒,始終我比這名老婦人年輕。歸根究底是博愛座的設計有問題還是我們公共交通工具的投放仍然不足?反正就是體驗不好,如無強烈需要,我寧願走路也不乘坐交通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