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熟日常)突然而來的安靜  向南

四年前,我經過長時間考慮及各種掙扎,才做出超乎我人生規劃的重要決定。結果妹妹的到來,毫不費力地把一切推翻。自此,我確信一切都有天意,即使仍有猶豫,卻學會既來之則安之的真正意義。擔心時,我便假作若無其事;想退縮時,我會欺騙自己是可以的。一路走來,驚喜與挫折從未休止,但我已不再畏懼。

耳朵早幾天突然聽不清,今天我預了十分鐘去診所諮詢醫生,然後打算回家吃午飯和送孩子上學。然而,醫生居然說了一個我從未聽過的名詞,然後立即轉介我去做檢驗測試。我把妹妹託管好,預計一小時檢測後便把她接回。結果,職員拿著報告,叫我立刻去見醫生。最終,確診了病情卻沒確定成因,我可選打針和吃藥,先吃藥有可能延誤治療,黃金治療時間是三天,我實際上已到第七天。只是,打針的話要兩小時,也就接不到弟弟放學。於是我先選吃藥看看,繼續著自己慣性的冒險。

離開診所後,我把情況告訴家庭醫生,他建議我到醫院見他安排的醫生。醫生看了報告書、症狀、手上的藥,說了同一個名詞,卻沒排除更嚴重的病因,但說暫時不宜坐機。聽到這句,我便乖乖去吊了兩瓶藥,希望爭取回台灣見證工作上的首次重要發布⋯⋯

回家路上,看著微微細雨、路上的車與行人,每個人都繼續著營營役役的生活,因為聽不見聲音,我的心反而異常的平靜⋯⋯「世界並不會因為我的改變而有絲毫改變」,忽然想起了朋友小米的名言,也就更加豁然開朗,一點焦慮感都沒有了。既來之、則安之,我不在的現場,也依然會有驚喜。我會在家裡積極配合治療,希望朋友、工作的伙伴都不要為我擔心。(澳門人在台南‧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