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搜聞)「思想跨年」漸成年輕人新時尚 段菁菁

 「錢是花出來的,還是省出來的?」「你希望有哪種超能力?」「現代人的焦慮是不是多餘的?」辭別二零一八年的這一夜,九零後青年丁怡然守在電視機前與嘉賓共同思考這些困擾著年輕人的問題。

 跨年之夜,中國電視熒幕上興起一股「思想跨年」「知識跨年」之風:浙江衛視推出「二零一九年思想跨年盛典」,深圳衛視再次攜手得到App創始人羅振宇《時間的朋友》上演跨年演講,廣東衛視則請來財經「大咖」共同打造年度財經盛會……

 與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共同探討年度熱點、分析時代趨勢的「思想跨年」,為中國觀眾提供了一種既有趣又乾貨十足的方式與二零一九年說「你好」。

 「近年來逐漸流行、漸成氣候的『思想跨年』『知識跨年』表現出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對於節日的認知與態度的轉變:不再滿足於節日裡簡單的符號化表達,而是注重追求價值層面更有意義的東西。」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社會心理學研究室主任王俊秀說。

 「就像每個人都要做年終總結和明年計劃一樣,我們也希望為全體中國人做一次思想的年終總結。」作為浙江衛視「二零一九年思想跨年盛典」的總策劃人,知名作家吳曉波將今年的主題定位為「十年之約」,「希望以時間作為旅程的量尺,以十年作為單位,以文化、經濟、城市、科技的變化去丈量每一段旅程,通過思想的碰撞,總結過去十年,展望未來十年,讓大家對過去更相信,對未來更自信。」

 《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舞台則關注「中國百萬級人口群體中發生的變化」,為觀眾帶來視野之外的新發現,創造認知的增量。

 「思想跨年」備受關注,有賴於知識付費新業態在中國的迅速崛起。互聯網時代,信息海量增長,知識更疊速度加快,中國人對學習的需求日益強烈。「在知識付費浪潮的推動下,『思想跨年』的出現既是一種趨勢,也是必然情況。」王俊秀說。

 「我們嚮往瞭解、充實自己的內心和精神世界,更迫切想要認清身處的時代和周遭的世界。」正處於創業關鍵期的丁怡然認為,對「思想跨年」「知識跨年」的青睞,體現著中國年輕人渴望接受新知識、新思想、新觀念的積極心態。

 渴望的另一面是焦慮。「現代人的焦慮」成為「思想跨年」「知識跨年」關注的焦點。「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擁有機會也充滿焦慮,比如知識迭代的焦慮、身份認同的焦慮、城市漂移的焦慮、財富增值的焦慮……」浙江衛視「二零一九年思想跨年盛典」的嘉賓馬薇薇更希望通過分享安撫焦慮,「跨年本身就有跨的意思,在這個時間點上進行學習,其實也起到一種讓人精神放鬆的作用。」

 尊重思想、尊重知識顯然是值得提倡的社會導向,但也有人指出,知識消費依然存在很多泡沫。「很難說現在出現的『思想跨年』『知識跨年』究竟與傳統娛樂跨年有多大的本質區別。」網民「然玉」認為,畢竟無論是思想還是知識都是系統的,都不是短短幾個小時內就可以速成的。

 而對於白領許超而言,這是他第四次在《時間的朋友》的演講中跨年,他希望這樣的跨年方式在未來延續。「『思想跨年』於我而言,是讓知識和娛樂的界限不再涇渭分明,又或許,知識正在用一種更有溫度、更親民的方式在傳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