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讀谷川俊太郎的《活著》   喬捷

谷川的詩本身提供了很多空間,讓繪畫者岡本義朗能在有和無中大量空間中自由地發揮。那些人生百態,全是活著的證明。所有的活著,都散發著人與人之間的愛。人的存在,本身不帶有任何意義,卻正是因為人類有了愛的能力,才讓日光和月光之下的所有事,都有值得我們感動和感恩的地方。

日光下用淋花灑編織出彩虹的老人,那畫上配的是谷川說的「所以,可以與所有的美好相遇⋯⋯」我感覺那個老人,彷彿就是谷川俊太郎本人,而站在旁邊戴著鴨舌帽手上拿著玩具呆呆地欣賞著這一切的小孩,彷彿就是我。詩人用他的句子,畫家用他的畫作,讓我們重新發現活著的各種美好。我們對生老病死有焦慮,因此很容易忽略活著的種種美好,我們容易忘掉陽光和讚美,容易錯過日常生活中那些微小而確切的幸福細節。「所以,可以哭泣/可以大笑/也可以生氣⋯⋯」

活著,不管怎樣也是好的。因為如果不能活著,我們就沒有機會感受這世間的一切。讀谷川俊太郎的繪本《活著》,我才終於明白為甚麼他那麼簡單和平凡的小詩,會受到那麼多讀者的喜愛和敬重。當這個世上每一個人都在追尋偉大和崇高,甚至連文學人也對小詩小文缺乏認同,那麼我們所謂的尋求平凡生活、嚮往純樸和自然,也不過是一種主義、一種口號式的追求而已。

他的詩很好看,這繪本既簡單又感人。大格局的文學有大格局的好,但世界也需要像《活著》這樣平凡而真摯的作品溫暖人心。我相信,有很多讀者都像我一樣,需要這樣的東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