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草根階層生活點滴

 孩童時期,長輩常提醒,飯碗內不可留下飯粒,因為粒粒皆辛苦,要珍惜食物;否則就會嫁個豆皮老公或聚個豆皮老婆。

 上世紀六十年代,澳門居民大部分是草根階層,以漁農業為主要經濟,工業以傳統手工業神香、炮竹和火柴為主,家中婦女小孩全是勞動力,婦女們除做家務,還做手工業幫補家計,大部分學生課餘要協助做神香、炮竹、火柴、串珠仔、原子粒等,年紀稍大的要負責到附近水井挑水回家使用。到上世紀七十年代,自來水才在家庭普及。

 居民一日三餐食物,家庭式早餐基本是麵包、或將隔夜剩下的飯加水煮成粥,另外便是吃豬腸粉、梘水麵餅、餅乾等。星期天早上跟鄰居大姐姐到教堂望彌撒,台上唸的聖經詩篇是不懂的,只知道完成後神父會派餅乾或糖粒給小孩子,當時教會還有贈給貧困家庭白米、奶粉、白麵條、糖、橢圓形大鹹麵包、舊衣服等。對收入低微的家庭有很大幫助。

 大鹹麵包硬硬的,可掰成小塊,加糖煲成糖水、或切成條狀加入薯仔湯內,在當時是一個美食。孩子多的家庭有時還收到牛油,有鄰居嬸嬸捨不得食用,將牛油平價售給街邊的咖啡檔口,得到錢後就買其他必須品。鄰居大姐姐因爲腸胃對牛奶敏感,怕牛奶的膻味飲後肚子不舒服,被她母親駡「乞丐身,相公口」,有牛奶都不飲!瘦弱的她還要用背帶揹著弟妹做家務,真是「做女唔好做大,做仔唔好做孻」。

 從事體力勞動工作人士,一日三餐以米飯為主,早上開工前要食碗蝦仔飯(煲飯時水的份量要少放點),讓煮好的飯粒硬身些,進食後才飽肚。那時的家庭多是燒柴炭煮食,煮飯必須細心,飯將熟時要轉細火,用火鉗挾出大的炭防飯燒焦,因火太猛飯就焦了,飯燒焦難嚥下,米飯浪費了肯定要捱駡。

 在那個年代,餐桌上的基本是時令蔬菜,以經濟為原則,洋蔥炒牛肉、大媽吔煮雞蛋(即蕃茄煮雞蛋)、蝦米蒸水蛋等,是小孩最喜吃的餸菜,那時從未聽到牛肉韌、或煮得太老等。芽菜煮豆腐,有孩童命名為「蚊針都冇滴血」,因為豆腐和芽菜同樣是白色;加上白飯又是白色,小朋友稱為「白奶奶對白奶奶」,有時豆腐因爲在製造過程中,燒焦了有臭火煙的味道,小孩雖眉頭皺,但肚子餓,同樣是光盤子。長輩教育小孩:「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如將芽菜和豆腐稱為白雪雪和滑捋捋就動聽多了!這些餸菜現在稱為健康素食,皆因無骨,老幼皆宜。

 家庭式的廚房調味料,只有油、鹽、糖、豉油和豆粉。醬料需要用,才到醬園舖購買,腐乳稱為白切雞,跟酸梅醬、仁稔醬、鹹魚等都是佐飯美食。那年代澳門有養豬、養雞鴨的農家,每隔三數天就有人上門收取廚餘,用來煮豬餿,時節日子就回贈一隻雞感謝!一般家庭只有在春節、中秋節、長輩牛一才買雞、燒肉祭祀,有大騸雞、牛白腩、义燒、或燒鴨那日的餸菜,就非常豐富了!當時燒味店製燒鴨,用沙田柚皮與燒鴨配合,充分利用當時的物資,後因工序繁多,轉用豬皮配燒鴨。

 那時學生時代不是全都有零用錢使用的,視家庭的經濟而定。餅乾店有甜同鹹的餅乾碎、蛋捲店亦有蛋捲碎平價售賣。草根階層孩童們都會將家裏的爛膠鞋、舊銻煲、止咳藥的玻璃樽子、藥水樽等,沖洗乾淨留下來,等待麥芽糖叔叔打噹噹到達家門附近,孩童聽到聲音就紛紛從家中將物資拿出去,同叔叔以物換麥芽糖,由於得來不易,孩童都歡天喜地!祖母在秋天買一些小金絲魚用鹽醃製後,用石磨將魚壓實一晚,曬成魚乾後與鄰居分享,那年代鄰里關係良好,人情味濃。母親用香蕉加入麵粉砂糖煎成薄餅,以上都是廉價的食物。這些消失的味道,令人思念!◇  寶 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