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所學校——「家」 文文

 我十分欣賞甘地先生,尤其是他說的這段話:「沒有一所學校能與一個正派的家庭相比;沒有老師能取代誠實有德的父母。」感謝家庭的教養,父母的啟蒙,才有今天的我。

 「家」是人的根,只要根基紮實,在人生路上即使遇上多大風浪也能站得穩,我們這群成長於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人,大多明白貧窮的滋味,發奮向上就是我們的出路,「大眾勤奮工作,解決生計,樂意工作,不要靠爹媽養!」這是我青春年少時代的粵語流行曲的歌詞,至今仍在腦海縈繞。窮是大眾面對的環境,家卻是催迫我們向上的動力。猶憶念小學五年級剛開學,父親失業、母親體弱多病,我實在不忍心問他們拿錢求交學費,索性放棄學業,借用一張足齡(十四歲)的兒童身份證就當童工去了。父親的難過我心知,母親的無奈我亦清楚,但當第一份工資全交在母親手上時那份興奮心情,又教人樂不可支,能協助父母撐起這個可愛的家,使我感到自尊、自信都升級!

 但小學程度未及,又何能立足社會,於是我對父母說:「我去上夜校。再讀書了!」瞥見他們眼中欣慰的淚光,便我更勤奮。他們是一對「貧病夫妻百事哀」的典型夫婦,但心志高尚,不欺詐、不貪心;忠於婚姻、熱愛家庭。使我們四姊弟成長得十分有志氣。

 其實,父母能對社會承擔的心志,就是養育栽培子女成為正直有為的一代,以個人的能力貢獻社會。

 父親以他對母親的深情,對家庭的至誠,從小薰陶我們,而母親則以她的勤奮,聰慧又富創意去造就我們,使家中時常充滿溫馨,吸引著我們的小心靈。小時候我們的家窮得開心,貧得快樂,即使一包鹹香花生共享也能滿足人心。

 冷眼旁觀今個世代,越來越多人認為個人對社會的基本責任,只是不對社會造成破壞就足夠了,於是對社會的承擔,對人的關愛互助,就似乎是多餘的,不能算他的事。捫心自問,我們是否甘心如此度過一生,不留下任何痕跡。父母是一界草民,沒有留下甚麼偉業,卻留給我們一股睦鄰愛親的和諧心態,從幼年到成長,搬過不少次家,但不論街邊的臨時屋、七層大廈的徙置區、或是私人樓宇、居者有其屋,處處都有好鄰居,他們常說:「遠親不如近鄰。」母親有好吃的都會與鄰居分享,每次碰面都先打招,即使在關門閉戶的樓房,我們的鄰舍關係都十分親切,因為父母對人關懷,別人也對我們關愛,這就是以心換心的方法。只要能在生活四周建設祥和的氛圍,社會的戾氣就會減少,這就是造福社群的實際方法。所以,我很喜歡以下的一篇祈禱:我若不能改變世界,也不能改變中國,更無法改變本地政府;但如果每天世界上至少有一個人,因我的緣故而活得快樂一點,並對生命多一點信心,那不是很好嗎?若天天如是,我就不枉此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