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風細語)喘息

重看二零一一年播出《天與地》,看著四個年輕人的搖滾歲月,少了一個家明之後,成長後的三人對現實妥協、考慮、善忘……正如劇中Dr. Dylan說到:「你看看我們這個世界,看看這個城市的樣子。除了錢這個字,我們已經分辨不出是非黑白,我們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得像倒模出來似的。喜歡吃同一樣東西,喜歡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一種生老病死的做人方式。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當所有人都說我們的城市被邊緣化之後,我們會覺得沮喪、失望、悲哀,但是我們從來都沒去想,所謂的邊緣化是因為我們依附在一個主流的價值觀裡。」

「每一個支持和追求獨立音樂的人,他們都代表著每一種獨立和自主的做人方法。這些並不是不和諧的表現。和諧不是一百個人在說同一番話,和諧是一百個人在說一百句不同的話的同時,而又互相尊重。」

已是二零一九年,這些令人反思的劇中金句套在今天仍然合適,問題一樣存在,無奈亦無能為力,無力改變……實在感到氣餒、無助。

回望二零一八年,沒有甚麼大改變,只是開啟了另一個世界,認識了一班網上朋友,為苦悶的生活調劑一下,寫寫同人文,我不想因為工作討厭文字,我還想創作故事,還相信自己有才華,在為五斗米妥協、折腰、無原則的同時,給自己建立一個發揮想像空間的小平臺而已。◇   靈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