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生活誌)澳門與中山   喬捷

 我父親的一代開始在澳門落地生根,但他們對家鄉仍然有依戀,到我這一代,基本上已是澳門土生土長,大部分人對澳門的感情,都遠遠大於籍貫地的感情。加之我們幸運地親身經歷了澳門最翻天覆地的一次變遷,見證過澳門從回歸前到回歸後,見證過家裡從草根到小康,感受過小城從交通和通訊嚴重不發達到尚且四通八達。我們親身感受過老日子的純樸,卻也深刻地明白到那時候貧窮和落後。

 因此,當我們與城市一起歷經回歸二十年的高速發展與改變,我們既感慨昨日的不可留與今日的多煩憂,卻始終感恩這城市一點一點地達成了我們童年時希望改善經濟環境,過上理想生活的微小心願。

 我們對澳門有愛,因為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她一點一點地帶給我們的幸福感和安全感,我們知道這城市就是我們的家。然而,我們對這城市的瞭解,卻又像我父母的家一樣,這麼近、那麼遠,從來都沒有願意花時間主動親近。

 前些日子,澳門中聯辦宣傳文化部組織了一次澳門文學界到中山的參訪團,我因為作家的身分,有幸隨文學界的老師、前輩與同學一起,走進了中山這個今天我們可以稱之為粵港澳大灣區兄弟的城市。然而,更久遠的往日,今天的中山、珠海和澳門本是一家。在仍然稱之為香山縣的年代,一眾大香山的史料和文學作品裡頭,我們都能夠找到同根同源的證據。

 明明是一次澳門文學界與中山文學界的交流活動,可是走在被考古發現的歧澳古道,看著山與山之間遠方一片煙雨迷霧的一刻,我彷彿穿越舊時,感到自己隨古道回到過去,開始了一次探尋澳門從何而來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