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仔有見)永遠的進行式

 自從十二月中下旬,接連半個月假期以來,塔石隧道出口的位置,就一直進行道路工程。住在荷蘭園、高士德一帶的居民,假期外遊,交通出入雖受阻,但不用趕時間,也就沒甚大影響。可是,元旦日後,假期完結,大家重新上班上學之後,出行交通習慣恢復正常,該段路面卻始終還在維修,原本兩線的馬路,就只餘下一條線讓車輛通過,現在的一早一晚,本已是擠塞的馬路,便塞上加塞......

 塔石隧道出口這一段路,本來就是澳門中區往來住宅區、學校區,甚至北區的重要道路,但是,這段時間以來,基本上由上午到晚上,就一直靠著交通警察在現場指揮交通,交通警察哨子聲不絕,由朝到晚的駐守,站著不停地轉換手勢,指揮著這邊路出、那邊路停。原本還以為,選在假期日子進行工程,就是部門想利用假期的一段時間,將要維修的道路維修好,假期後就可以恢復正常。想不到,假期已然完結,掘路工程卻還沒有看到終點。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該段範圍的掘路進度,似乎還是毫無寸進,每天經過,路面就只是掘開、掘爛了,卻甚少看到工人開工。工程還需佔用了附近一段平時可停泊七、八個車位的路面,用來擺放著掘路車、維修工具等。

 道路工程的進行流程與效率,可以映照出城市的性格、處事方法與態度。在這個城市進行的工程,似乎就是只有「開始」、「進行」,而沒有「完結」,是一個長時間的進行式。最令澳門人氣結的是,如果道路工程無資金進行,工程緩慢還是值得諒解的,但是,我們這個城市不是富得冒油嗎?我們的部門似乎就放任工程承辦商放著工程不做,任由澳門人(包括居民、車主及交通警力)承受著每天的塞車、塞路。大學時期在美國讀書,我不止一次目睹深夜的公路被圍起來,工地內是一堆堆的工人,大量的維修車輛,深夜趕工,天亮之後,重新經過該路段,工程已經完結,太陽升起,掘路工程,就像從沒發生過一樣,只是,車子再次駛過,就踏步在新鋪好的路面上了。◇   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