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澳門 濠江 王濤

也許因為一件事,一個人,一段時光,而念一座城,因為那裡有你的童真,你的成長,你的回憶……

兒時的春節常常都會回到澳門,和爺爺奶奶一起過年。那時候的我還小,喜歡來這裡拿著一份份好像紅得發光的紅包,然後揣在懷裡、藏在枕邊;也喜歡在家裡和姐姐玩電腦上那些好像很幼稚又很有趣的小遊戲,打發消遣時光;還喜歡和姑姑到處走,每次外出也都有好玩好吃的,即便只是一個小公園,一餐麥當勞,我也能笑得合不攏嘴……這些都是那最天真無邪的時光,有著最稚嫩的懷念,有著最純真的眼神——我眼中的澳門,是童真。

歲月如流星飛逝而過,劃過令人留戀的弧線,驀然回首,已經過去了多少個春秋……如今的我,早已忘了。

蒼穹一如既往的蔚藍,但時間卻斑駁著那流水般的歲月,讓許多都變得不同,此時此刻的我追溯著歲月裡我是誰。

那時正值素秋的初一年紀,我移民來到澳門。憑著童年若隱若現的記憶,我依稀回憶起這裡的過往,眼中的澳門,感覺和以前不同了。尚且懵懂的我,從此真正生活在這片土地,這片我眼中成長的沃土。

跌跌撞撞三年,稚氣漸漸遠去。得於老師的悉心教導,我不斷在吮吸著那知識的源泉,除了書上的內容,書中的「黃金屋」老師也是循循善誘著我們去探究,而最特別的還是傳授書以外的一輩子受用的能力,讓我深切明白「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從初識的孤言寡語成長到平日裡的活躍常駐,忘不了的便是每一堂課老師對我們的良苦用心,一次次地展示鍛煉讓我們站著不再縮頭聳肩;更慶倖的是,這些年我還在澳門學會了寫毛筆字,不但能寫出一手端正的字體,還從中領悟到那種端正的處世態度,陶冶情操、心平氣和、修身養性,那種儒雅的境界,是需要長期習字推敲的……原來,一直以來的我都在漸漸成長,只是過程中,並沒有聲音,就好像澳門也隨之成長著,自改革開放以來,澳門的日新月異是我們有目共睹的,人流、環境、社會,還有如今粵港澳大灣區的進行,我和澳門,都在生機勃勃的世界裡茁壯成長——在我眼中,澳門是成長。

可,人就是這樣,總以為越長大越活的明白,但到頭來還是茫然一般,滿頭的霧水。

現在的我,不再會對於紅包滿心期待,也不覺得絲毫有趣;我甚至再也沒去過公園玩耍,也不再覺得一頓麥當勞有什麼稀奇;更不再和姑姑一起出去玩。反而越想到以前的自己,就覺得天真。奇怪,除了那些五官,這個人從頭到腳,沒有一點像幼時的我。走在路上看著熟悉的車水馬龍,熟悉的復古小道,熟悉的店鋪高樓,但偏偏看不到熟悉的我,只看到熟悉的場景,有著熟悉的回憶。但那段童真,又到底是怎樣的回憶?我只能歎氣著:不知道……或許答案,就藏在澳門——我眼中的回憶。

多少年後的明媚的春、酷熱的夏,又或是蕭瑟之秋,亦或是凜冽寒冬,我會靜靜坐在某個長椅,懷念過去的澳門,因為那裡有一個青澀的男孩初心的故事,有我牽掛的青春,潺潺著我人生的溪流……

原來,我眼中的澳門,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