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美文)咖啡的香味

 過去的自己,挺喜歡現今流行的「文青」書店。每次進去後,除了有書香,有木質的香,更有咖啡的香。所有的格局,簡樸之外,周圍的顏色不是白就是灰,黑色也是主要的串場。

 只是,麻木有了。喜歡這些地方,純粹真的較為安靜,沒有吵鬧,一整天可以發呆下來。當時「文青」的標籤未蔚然成風,覺得這是愛好的一種。

 現在呢,許多所謂「文青」裝扮的人,全身只有一兩種顏色,頭配畫家帽,側配帆布包,鞋子與周圍的布局色彩類似。可是,來的要不只是拍照分享,要不就是為自己增添一些「文化資本」。書店之名字因書本而起,可是文字的磚頭,與牆壁的建材,如同一轍,如同一觀。

 「文青」讓書店「暢銷」,不過讓書成了點綴,而不是主角。同時,也變成一家任何人士均喜歡流連的場所,從小孩至老人皆有之。前者是將書店當成打遊戲的地方,或運動場上的跑道,後者則因有免費的地方可以坐坐,有免費的報紙可以翻翻。如果你問我,兩者誰最讓我對有咖啡味的書店卻步,應該是小孩子的散布比較可怕,吵鬧劃掉寧靜,書更成了遊戲的盾牌,你拿來擋我,我拿來擋你。

 相反的,老人閱讀報紙更為專注,畢竟科技還不是他們生活的血脈。只是,電話鈴聲也是划破水波的槳,講話聲也因為聽力的關係,讓咖啡館的咖啡味道,更顯苦澀。因此,書店飄來的咖啡香,不如家裡的一杯即溶咖啡,起碼可以專注聆聽作者的話,可以將閱讀和書本連結,讓書本回到主角的舞臺。◇     紹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