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見聞

 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是國際性問題更是世界性難題,許多國家都結合本國實際積極探索解決路徑。

 新疆尤其是南疆四地州,曾受恐怖主義危害較大、受宗教極端主義滲透干擾嚴重。當地政府堅持「打防結合,預防為主」的原則,開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為受極端主義思想影響並有輕微違法犯罪行為的人員提供一個轉變思想與學習技能的平台,將暴恐活動消除在未發之前。

 這些被境外某些媒體歪曲為「監獄」「集中營」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究竟是甚麼樣子?它為學員帶來了哪些改變?近日,記者來到和田、喀什等地教培中心,採訪了許多學員和老師,聽他們講述在這裡學習生活和工作的感受。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境內外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在新疆策劃並組織實施數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群眾罹難。宗教極端思想影響生活方方面面,各族人民共同享有的和諧生活秩序被破壞,最基本的生命權、健康權、發展權被肆意踐踏。

 「極端主義思想毀了我的生活。」在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習的巴哈爾古麗.艾爾肯難掩悲傷,講述著自己不幸的「婚姻」。

 巴哈爾古麗所說的婚姻並不合法。十五歲那年,她被父母強迫輟學並嫁給了一個比自己大四十歲的「野阿訇」(非宗教教職人員),只通過非法宗教活動念一段「尼卡」,被強行蒙面罩袍的她成了這個男人的第七任妻子。

 婚後的生活更是一場噩夢。「他經常對我拳打腳踢,生病了不讓我去醫院,認為醫院『不清真』。」巴哈爾古麗說,在前夫的眼裏,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屬品。

 漸漸地,巴哈爾古麗開始跟隨丈夫參加非法講經活動並傳播宗教極端思想。「美麗的青春就這樣被摧殘了,我不僅是受害者,也是違法者。」

 最終,這段不堪回首的婚姻以丈夫念三次「塔拉卡」而終結,巴哈爾古麗被拋棄。因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野阿訇」受到了法律制裁,而情節較輕的巴哈爾古麗來到教培中心。

 在這裡,她逐漸意識到「極端份子其實是利用宗教極端思想毒害百姓,煽動仇恨,欺騙婦女。這些手段都是非法的,必然要遭到法律的懲處」。通過學習法律法規、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勞動技能,她開始逐漸融入正常生活狀態,重拾生活的信心。

 「二0一0年至二0一五年,宗教極端思想傳播特別快。和田地區教育落後,當地群眾思想觀念落後,極易受到極端思想迷惑。」和田市教培中心教師阿卜杜開比爾.阿卜杜凱尤說。

 在新疆,打擊暴恐犯罪始終與保障人權相結合。「教育培訓工作真正挽救了一批年輕人。」阿卜杜開比爾說,他們以前根本分不清合法與非法,現在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安心接受思想教育轉化。如果不對他們的行為及時教育和引導,很可能滑向犯罪的深淵。

 在和田市肖爾巴格鄉尕宗村一家服裝公司生產車間裏,布威熱則耶.麥麥提托合提正在指導其他女工縫紉衣物,神情放鬆而自信。

 從教培中心畢業後選擇來鄉里的工廠上班已有多日,她仍清楚記得第一次走進教培中心的場景。「看到寬敞的操場、明亮的教室、整齊的宿舍,我想,我沒去成的大學,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布威熱則耶高考時以優異成績考上內地大學,但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的父親卻認為女孩學習無用。被迫回到家鄉後她漸漸受到父親影響,不僅蒙面罩袍,她還成為傳播極端思想的一分子。

 「我跟父親掙扎過,但沒用,直到去了教培中心,才意識到自己對校園如此渴望。」到了教培中心,布威熱則耶和其他學員一起上課,學習國家通用語言和法律知識,課餘還參加文體活動,並且系統地掌握了縫紉製衣技能。「中心為我們請了最好的老師,講得很細緻,還有醫療室、心理諮詢室。」她說。

 談到現在的工作狀態,布威熱則耶露出了笑容。她說:「以前老公做機修工收入很不穩定,又不讓我工作。現在我們兩個都在培訓中心學到了技能,還解決了就業,住在政府建設的周轉房,家裏沒有負擔了。」每天清晨,她會騎車送女兒去上幼兒園,傍晚接孩子回家做飯,一家人其樂融融。

 在喀什深圳工業園區內,作為喀什市教培中心第一批畢業生的穆科代斯.艾爾肯已經是車間裏的熟練工。她告訴記者:「培訓中心更像是我的另一個娘家,我經常想回去看看,很想念那裏親切的老師和同學,大家就像親人一樣。」

 十月初,喀什市乃則爾巴格鄉前進村的阿不都內比.阿不都熱西提從教培中心順利畢業,很快就要回到他原來的通訊公司上班了。

 妻子回憶,曾經的阿不都內比不允許自己外出工作,要求她蒙面罩袍。而在進入教培中心後不久,他便主動告訴妻子,「你要上班、要學普通話,只有這樣才能在家裏和社會上都有地位。」

 回到家中後,父母印象中那個懶散的阿不都內比不見了。「他生活習慣變好了,早起打掃衛生,對生活更積極,變得更孝順了。」說起兒子的變化,父親眼眶閃著淚光。

 喀什、和田等地出台優惠政策吸引大型勞動密集型企業投資辦廠,建立鄉村衛星工廠,幫助畢業學員實現就業。

 在於田縣教育培訓中心,已經有食品廠、印刷廠、電子商務基地、製鞋廠等八家企業建立了就業實訓基地,幫助五百多名已經畢業的學員實現了就業。◇ 

 (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