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宵過客)原來是戲精  四月木

上星期,和朋友去逛街,正走著,迎面走來一個人,我不經意掃了一眼,發現對方也在偷瞄我,嗯,就是偷瞄這個感覺!應該早就看到我了。我也覺得對方很眼熟,但一時想不起來叫甚麼名字。走近了點,又仔細看了一眼,哦,原來是很早之前的同事,我離開那家公司的時候她才進去不久,其實大家交情並不深,只不過那時我在工作上幫了她一個忙,她一直嚷著要請我吃飯,說要謝謝我的大恩大德,飯雖然沒有吃,我卻覺得這個小妹妹還挺可愛。

想起來之後,我微笑著和對方點頭打招呼,就在此時,便發現對方眼神閃爍了幾下,然後一下子撲到我面前,熱情洋溢地、天真嬌嗲地叫我,然後說好想我,甚麼時候出來聚聚她請吃飯之類噼里啪啦一大堆,寒暄了一陣,大家就SAY GOODBYE了。

這個小插曲,讓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倒不是因為那些客套的說辭,而是因為對方的眼神,實在太有戲了,她眼神之靈動令我難以忘懷,應該說是歎為觀止。短短幾秒鐘把裝作沒看見到被發現的無奈再到天真熱情這幾個情緒切換得無比流暢,整個表演一氣呵成、無縫對接。恍惚間,差點以為自己在拍《延禧宮略》呢!算了,還是逛我的街吧,我這種人要是活在宮鬥戲裡,估計活不過兩集,只論看人的水平,已經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