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風月無情人暗換   鳴弦

 「獨倚闌干心緒亂。芳草芊綿,尚憶江南岸。風月無情人暗換。舊遊如夢空腸斷。」歐陽修《蝶戀花.畫閣歸來春又晚》 

 從高中暑假偶然看到《笑傲江湖》的電視劇,自此以後就不再上中文課的我,每天都在教室書桌底下偷看小說版,然後幸好遇到一位放任我的神奇老師,連作文測驗都唯獨不給我發回,只丟下一句話:「你唔需要分數呢樣嘢」,就放我自由脫離那些無聊教育,可以真正地感受文學,可以任性地看自己喜歡的東西直到畢業。

 當時陪伴我閱讀時光的就是今日逝世的金庸,後來到大學、碩士我都一直研究俠客文學。現在已經越來越少人知道,相較於日本武士、西方騎士文化而言,那其實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大特色,但由於後來已經被相繼盛行而氾濫的功夫電影、武俠遊戲等流行文化拉低水準,因為商業需求而變得媚俗,現在即使有再拍俠客主題的劇集,大多數都是風格華麗、特效浮誇,年輕貌美但毫不貼切原應風塵僕僕的江湖人物來演繹故事,委實慘不忍睹,而文壇上要再出現一位如金庸般有影響力的人物,恐怕是我今生都無緣目睹的事了。

 曾經,那也是我的夢想,可惜自己的小說寫得不好,開始工作後一年比一年忙,連詩都少寫了,現在盡量維持一個月兩三篇報刊專欄文章已經是極限,唯有將希望寄託在學生身上,找些機會看一下《笑傲江湖》、《天龍八部》。只求能夠繼續傳承這個文化,讓他們知道誰是金庸而不是金融,腦袋中不要只有測驗考試和物質享受,精神和心靈都如此脆弱,看一下俠客文化世界當中的那些人物,如何力求生存和成長,不是只講打殺和義氣,而是背後蘊藏有多少人性心機與社會黑暗。

 風月無情人暗換,逝者有言心中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