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行—內蒙古(上)

   某日,偶然讀到唐代詩人王維的《使至塞上》,詩云:「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讓我對塞外壯麗景致,油然神往,不久,我就已經在前往內蒙古體驗之旅的路上了。

    旅行團第一天由珠海出發,飛機經停湖南長沙,然後直飛內蒙古自治區的首府呼和浩特市。抵達後第一個參觀的景點是內蒙古自治區成立六十周年時的精品獻禮工程、自治區的標誌性建築之一的內蒙古博物院。

    蒙古人是遊牧民族,世代都是逐水草而居,所以境內原來就沒有富人民景觀的歷史建築,自一九五八年內蒙古的牧民為著支持祖國國防及航天事業,自願搬遷而讓出土地給國家使用,國家除了給回牧民補貼之外,還協助他們生計轉型,並大力推動城市建設,現時所見到的大型建築,都是後來陸續建成的。不過,雖然是改變了生活的模式,但蒙古人直率與豪邁的性格卻依舊保留著。他們喜歡大杯酒、大塊肉,對於不高興的事情,從來都不會憋在心裡,所以導遊特別提醒大家在購物的時候,盡量避免與對方議價,也不要與當地人爭執。晚上九時之後,旅客最好避免外出,因為蒙古人喜歡工餘去喝酒,當他們飲得差不多的時候,便每每會借酒鬧事,先則口角,繼而動武,所以晚上九時後,當地人稱之為「醉漢天下」,外來人為免招惹是非,最好還是避免外出或是及早返回酒店會比較安全。

    位於呼和浩特市內的內蒙古博物院,原名內蒙古博物館,與烏蘭恰特大劇院為鄰。它樓高三層,內含多個展區,概述了蒙古高原上從史前恐龍時代至當代社會建設的全部過程,並憑藉豐富全面的館藏,成為內蒙古人文景觀的代表,也是內蒙古最重要的博物館機構,且具歷史及自然博物館的職能。為一美中不足的是參觀那天,博物館無水供應,所有衛生間暫停開放,令旅客感到很不方便。晚餐旅行團品嚐內蒙古特色的肥牛及羊肉火煱,由於肉質鮮嫩,所以吃起來並不覺得有羊膻怪味,讓一眾大快朵頤。

    第二天的行程是遊覽離呼和浩特市最近的草原—希拉穆仁草原。旅行團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車程,穿越了土默特平原、跨越了千里屏障的陰山山脈,進入了天地一線的希拉穆仁草原遊覽區,那天在區內的一切活動,皆為自費。希拉穆仁蒙古語是「黃河」的意思,那天旅遊車抵達草原,團友落車的時候,熱情好客的蒙古女孩子,便迎上來為團友們逐一圍上雪白的哈達,並用銀杯奉上馬奶酒,而事前導遊已告訴了團友飲馬奶酒的儀式,大家雖然是表現生硬,但還是照做如儀。為著能好好暢遊草原,團友可以選擇騎馬或乘勒勒車(馬車),由於草原上日照很強,出發前大家都做好防曬準備,那天草原上並沒有颳起強風,所以亦不致捲起風沙來。

    這次遊草原,原來期望會是一個很好的體驗,心裡想到至少可以看到像《敕勒歌》裡所描述的「風吹草低見牛羊」,但很可惜卻令人出乎意料的失望。因為草原上並沒有豐盛的綠草,即使有草也是枯黃的或快被踐踏得光禿的草坪,地面上以沙石居多; 草原上並沒有馳騁的馬,有的只是被圈禁起來作商業用途的一群老馬; 草原上沒有牧民,也不見馬以外的牲口;行程中參觀了一個牧民家庭,看到她的蒙古包也是用水泥蓋的,而她卻向我們積極推銷銀製工藝及手飾,其次還有奶類製品,一切都是以營商為目的。午餐品嚐當地特色的手扒肉,尚算可口。

餐後旅行團參觀了一場祭敖包山的歌舞表演,表演結束後便跟隨演員一齊到敖包山上去繞圈祈福,完成後旅行團立即趕到另一個場地去看一個名為「金戈鐵馬」的大型實景馬術劇。此劇動用的馬匹及人數可謂不少,而演員的騎術亦堪稱一絕,他們可以在奔馳中的馬背上或站或卧、上下翻滾和跳躍自如,直把十三世紀時蒙古人在馬背上爭雄的場面,磅礡的氣勢,重現到觀眾的眼前。他們出色的表演,除了博得全場熱烈的掌聲外,更使觀眾在表演結束後爭相與演員拍照留念,大會亦趁機會要求觀眾買紅蘿蔔來餵飼馬匹,以作獎勵。

   當晚就入住水泥建的蒙古包。晚上還有兩個節目,一個是自費品嚐富有蒙古特色的「詐馬宴」,宴上團友要統一穿上元代的宮廷服飾,扮作皇親貴胄,然後在連場歌舞聲中享用那被譽為草原上的第一宴。所謂詐馬宴,據說是用一匹馬包著一頭牛,然後再包著一頭羊來一齊烤,所以有詐馬之稱。宴會在一個大廳裡舉行,宴上有獻哈達及敬酒的儀式,這次他們所獻的哈達是藍色的,蒙古人認為藍白兩色代表純潔,因為天是藍白兩色的,為此,他們的哈達都是藍色或白色的,寓意要以最好的東西獻與遠道而來的貴客。

    宴會開始之後,除了會場的中間部份有燈光之外,客人分坐的兩邊,都是黑暗無光的,這使得大家未能細看食物的樣子,又由於空間不大,而表演的聲浪太高,使得身穿厚重宮廷服裝的客人,個個都弄得汗流浹背,有些團友實在是透不過氣來,在宴會中段就已經要把掛著珠串的帽子除了下來,有些年歲較大的團友,甚至因為捺不住閃爍不停的燈光與高分貝的音效,提早離場。宴席上菜餚,除了有一兩片肉類是可口之外,其餘都是一些又鹹又乾的烤肉,味道要比澳門出售的烤肉乾差了很多,由此可知蒙古人的口味與我們南方人是有很大區別的。

    散席後,餘慶節目是參加在草原上舉行的篝火晚會,草原上早晚都十分清涼,而且周圍又沒有建築物,所以風勢較大,那天夜裡,室外的溫度大概只有攝氏十度左右,所以我在篝火會也只是稍作停留,便返回當地人認為是最豪華的觀景空調蒙古包去了。水泥建的蒙古包裡有一扇窗,如果拉開窗簾確是可以觀景的,但與此同時,過路的人也可以對室內的情況一目瞭然。蒙古包內的設備尚算齊全,唯衛生間卻強差人意,它徒有熱水爐,但卻沒有熱水供應,所以一眾團友當晚就只好不洗澡了,其次是他們的排水系統做得很差,陣陣臭味不斷自衛生間的下水道散發出來,水喉又長期滲漏,使得晚上必須把浴室門關上,才可稍減異味。

    為著避臭,我與團友索性穿上大衣,走到蒙古包外的長椅上坐著聊天,可大家卻不約而同地給漫天繁星深深地吸引住,只是這動人景致,未能把它拍攝下來留作紀念,至感遺憾!

    第三天早餐後,旅行團離開希拉穆仁草原,向土默特左旗的方向走,一路上旅遊車經過橫亙於內蒙古自治區的中部的陰山山脈,它山頂的海拔只有二千米,南坡以一千多米的落差直降到黃河的河套平原,是黃河流域北部的天然界線。山地大部份由古老的變質岩組成,蘊藏著豐富的煤、鐵、銀及稀土等礦藏,其中尤以稀土金屬的儲存量居世界首位,而山裡的銀礦,更是古代鑄造官銀元寶的主要原料。旅遊車經過陰山時看到山丘上有白色的部份,據說這是曾經被開發過的痕跡,現時礦藏已由政府開發,為著杜絕私人開採,周邊圍上了電網。經過大概三小時的車程,旅行團終於來到了鄂爾多斯的銀肯響沙灣了。◇ 圖/文=:   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