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口)廣播鬼故事

 說起廣播劇,相信絕大多數聽眾都會聯想到電台節目,過去的「空中小說」由坊間所謂的「講故佬」、也就是「說書人」,在電台透過大氣電波,將一些耳熟能詳的小說故事以口語化方式進行敘述,在資訊尚未發達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裡,定時收聽電台講故佬說著武俠小說,是不少市民茶餘飯後的免費娛樂,直至電視機的普及,繪聲繪畫的電視劇集快速地吸收了電台的聽眾,「空中小說」基本上已經成為歷史,直至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香港的電台興起了原創戲劇故事的廣播,透過唱片騎師、甚至是後期不少歌影視明星的參與,倒是也掀起了一陣廣播劇熱潮,然而資訊科技的發達,更多的媒體衝擊著廣播劇的發展,現時雖然也偶有聽到廣播劇,但是長篇故事已經絕無僅有,偶爾一些配合影視活動的製作亦只是片段章節故事,聽眾不難再一次感受到速食文化對藝術創作的破壞力。

 雖然澳門的演藝娛樂在近數年間才算是有規模地發展起來,可是廣播劇這一塊卻沒有缺席,還記得澳門電台在二零一三年曾與澳門演藝學院戲劇學校合作《聲音劇場》廣播劇系列節目,當時由八位編劇與一眾電台唱片騎師合作製作了《終極十三張》《戀回初》《失戀超仁》《聲音字典》《戀愛巷》《婚姻登記所》《自助餐大王》及《好心之家》等八個不同風格的廣播劇,算是較具規模和計劃的製作,遺憾卻是相關活動沒有再繼續舉辦下去,由於當中涉及專業的廣播從業員參與和錄音製作,就算要由民間單位自行籌辦亦非易事。

 可是社會上總有那麼的一群喜愛向難度挑戰,本地藝團「演戲空間」從去年起開辦了「播音員訓練班」,雖然未有正式統計多少學員在完成訓練之後進入正式的播音業界,但更有意義的是誕生了一個又一個由學員自編自導和聲音演繹的廣播劇作品,新近收聽由楊雪慧編劇的《回‧不‧去》便甚有驚喜,全長廿一分鐘的聲音劇本著實不容易,因為缺乏了視覺的訊息傳遞,單憑聲音和語言描述致使觀眾產生空間印象,必須有相當的述事能力,而且該劇更是本地鮮見的故事體裁─鬼故事!雖然只是角色在大廈內尋找出路的過程,但收聽期間所獲得的環境資訊清晰,很容易便可以建構出空間和掌握角色遇上的困局,誠然錄音和聲效與專業電台相比仍有一定距離,但無礙聽眾進入故事的靈異氛圍之中,反而考慮到廣播劇的媒體限制,故事內的男、女角色比例和編排如果能夠再鮮明一點,相信有助聽眾更快取得焦點,現時主要的事件圍繞在四位女性之間,各人所擁有的聲音特質並不明顯,角色的語音年齡亦沒有太大差距,所以在故事早段要進行分辨需花上一定氣力;旁白與鬼魂由同一男聲演繹亦不利於聽眾從已代入的主觀立場抽離至客觀位置,如果是播音員對預期效果產生了限制,嘗試從角色設定對聲音的影響作出調整,也許可以獲得更意想不到的效果。◇  沓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