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詩意之行(一)   雪堇

剛到了台北一趟,美食與購物還是其次,此行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透過參加「臺北詩歌節」和「亞洲詩歌節」的活動,近距離欣賞出色詩人們的現場演繹,順便留意一下詩歌節的種種。

上述兩個詩歌節,在活動編排、性質、策劃方向以至宣傳上都有很大的差別。在活動時間上,「亞洲詩歌節」承辦方安排每天三場之多,但所有活動都集中在四天內進行,尚可接受;而活動種類只有三種,分別是受邀詩人的專題演講、詩人間的對談以及朗誦沙龍,走純文學路線,針對的自然是寫作人、文學愛好者和研究者一類的受眾群體,所以只要邀請的詩人有一定吸引力,加上能夠激發思考的主題、氛圍良好又大小適中的場地,觀眾出席率並不是一個問題。畢竟在台北逛書店很容易就看到各式各樣的詩集,新的還不斷上架,因為讀者市場足夠消化。

結果,在余秀華出現的首場,只能容納約五十人的齊東詩舍幾乎被觀眾擠爆,她的第二場開始前,就有不少觀眾提早進入閱樂書店找個好位置坐著等;受邀詩人全員齊集的朗讀沙龍進行期間,閱樂書店內同樣人氣滿滿。無論是哪一場的觀眾都並非為了給熟人面子而來。

這份熱情,我希望總有一天會在澳門看到,但現時澳門的文學讀者佔比小,閱讀現代詩的更少。如寂然接受《澳門月刊》採訪時指出,文學修養的教育沒做好,何來讀者,何來文學氛圍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