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巴中,紅葉醉美光霧山

 光,是燦爛明媚的陽光;霧,是飄渺起伏的雲霧;山,是層巒疊嶂的高山。這就是光霧山,它高高地聳立在川陝交界處的米倉山南麓,隱居在四川省巴中市南江縣北部邊緣。如今,光霧山已成為高A級景區,以其漫山遍野的紅葉和巴山游擊隊的紅色傳奇,成了八方遊客爭相拜謁的地方。

 立冬剛過,我們一行出陝入川。登上刻有「秦關」、「蜀門」的關樓,就真正地「一腳踏二省」了,那感覺真是妙不可言。穿行在「天然畫廊」處,但見樹木參天,直刺蒼穹,只是去得晚了十天半月,一年一度的光霧山紅葉節已接近尾聲,紅葉遍地,鬆軟柔和,如鋪上了一層鮮紅的提花地毯。樹上尚存的少數紅葉,當是一些頑強的生命,它們笑對秋末冬初的微寒,在樹頭上綻放成了一道最美的風景。看四周的遠山,一樹樹紅葉點綴著寂寥的寒山,彷彿套上了穩重大方的唐裝。

 到達下一個接待站後,我們自主選擇了行程,進入了一條叫做「黑熊溝」的地方,幻想著與憨態可掬的黑熊不期而遇。在這裡,我們雖然沒有遇到黑熊,卻找到了嚮往已久的漫山紅葉。紅,這種顏色,對於國人來說,是熱烈,是吉祥,是喜慶,因此,來朝拜這滿山紅葉的遊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可能因為山向不同,也許是樹種有別,這裡的紅葉有別於「天然畫廊」處,正值旺盛期,成樹,成片,成林,成山,是「漫山紅遍,層林盡染」的最好寫照。山上大的,小的,高的,低的樹,都以最熱烈、最明快的顏色,炫耀著它們的美麗與絢爛。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都有不同的韻味──遠看,山勢高低起伏,山林便錯落有致,看上去如雲彩,似朝霞,在和暖的冬陽下,溫暖如春,熱情似火。在樹下仰視,樹樹紅葉如紅雲般從頭頂飄然而過,讓人陡生「鴻運當頭」的感覺。從上往下看,在積滿紅葉的河岸上,遊人歡快地戲水,盡情地拍照,自由自在地享受著紅葉帶來的獨特之美。

 在黑熊溝,令人怦然心動的,除了紅葉,還有那條被紅葉染成的色彩斑斕的小河。雖然已進入枯水季節,小河的水仍然十分豐盈。這一段河流落差大,水流急,因而處處是瀑,一瀑挨一瀑,一級連一級,高低錯落,形態各異。有瀑就有潭,潭的深淺不同,水的顏色隨之不同,或清清淺淺,或碧綠如玉。有瀑布就有音樂,或高亢,或低沉,或紓緩,或激越,合著風聲鳥語,是真正的天籟之音。片片紅葉落在岸邊,如形狀不規則的紅毯,為初冬增添了幾分熱烈和溫暖。落入水中的紅葉,有的浮在水面,隨著水流打著旋兒,動感十足。有的隨波逐流,漂流而下,將河水點綴得更加美麗。有的沉於水底,隔著清水看紅葉,清新自然,靈動悅目,極富動感和韻味。

 在光霧山,還有一種「紅」,它震撼人心,光照千秋。上世紀三十年代中期,紅四方面軍在川陝蘇區組建了一支正規革命武裝──巴山游擊隊。這支革命隊伍在這茫茫大山裡同敵人作戰數百次,堅持鬥爭五年之久,用生命和鮮血牽制了川陝軍閥,配合了紅軍長征,延續了革命火種。在這五年中,巴山游擊隊與天鬥,與地鬥,與凶殘的敵人鬥,無數將士長眠在深山之中,用鮮血染紅了革命的旗幟。仰望那漫山遍野的紅葉,我心潮澎湃,浮想聯翩,那分散在山林間的一樹樹紅葉,不正是一面面獵獵飄揚的紅旗麼;那漫山成片的紅葉,彷彿是將士們飛灑的熱血染紅了山山嶺嶺。如果說,遍山的紅葉愉悅了我們眼球,那麼,紅四方面軍和巴山游擊隊傳承下來的紅色精神,則震撼靈魂,感召後人。

 離開光霧山的時候,我在想,隨著政府扶貧力度的加大和旅遊景區開發的不斷深入,光霧山一帶如今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們過上了安定、幸福的生活,這不正是當年戰鬥在這裡的革命者為之奮鬥的目標嗎?先輩們若地下有知,當含笑九泉了。◇ 圖 / 文:  黃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