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仔有見)在大銀幕「搵番自己」是身分認同

 十八、十八世紀以降,美國都是移民者的熱門目的地。來自不同國家、民族、語言的人,因出生地的政治、戰爭、經濟問題,或個人升學等原因,前仆後繼,開展人生新一頁。

 淘金潮期間,大量華人也走到美國謀生,從事採金礦工、洗衣、餐廳廚師等工作,在美定居後,為家族或家鄉的其他親人,一同隨著步伐,移居他國 。美國的大城市,基本都有華人聚居的社區,初以「唐人街」(Chinatown)為主,後代則逐漸遷出。對美國白人主流社會而言,華人與其他亞洲國家,如日本、越南「差不多」,包括:黃種人外表、飲食文化類似(如使用筷子、吃麵食等)等。因而,主流美國社會,概以亞洲人(Asian)統稱,但亞洲人本身,雖也會定義自己是亞洲人(Asian),但不啻就是黃皮膚外表且具白人內心的香蕉(banana)。

 近月,在美國上畫,賣座的電影《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是自半世紀以前,華裔導演王穎的《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之後,再一部以美國暢銷小說為劇本,全套電影均以亞洲人面孔演出,採用美國片廠電影(Studio Film)形式拍攝、發行、宣傳。電影主角對於美國觀眾來說都是全新面孔,沒有大名氣,最著名的演員,已是飾演男主角媽媽的楊紫瓊。

 《我的超豪男友》電影類型定調為愛情浪漫喜劇,故事形式及拍攝手法,採用誇張、搞笑形式,將一個灰姑娘故事,以華籍移民二代的女生視角出發,女主角沒有一味要嫁入豪門,反而是極力融入華人文化,但不失現代女性獨立、自主氣質。亞裔美國人朋友們,紛紛在社交平臺貼出,他們看這部喜劇時,卻像是悲劇,明明好笑的地方,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那種感動,源於「亞裔美國人」這個身分在大銀幕出現,也因為「亞裔美國人」終於被看見、被描述,在電影銀幕上「搵番自己」的身分認同,具劃時代意義。

 尤其,電影內大量出現的華人文化符號、華語老歌及家族相處畫面,電影全英語演出,就一如亞裔美國人在美的日常生活,只是,媽媽楊紫瓊在廚房的一句廣東話演出:「煲雞湯,補補身」,這句對白,恰到好處,正是華人二代、三代把華人飲食文化記憶放入文本的重要一筆。◇    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