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多面睇)淺談霸凌

 作者的弟弟被籃球隊友嘲笑霸凌,雖然已是多年前的事,那時他的弟弟因被教練警告而忍了下來,但被嘲笑的風波卻未因此平伏,甚至「行動升級」,這樣的嘲笑後來演變成更多更低俗的辱罵與綽號,而其他同學看在眼裡不但沒有幫忙或阻止,也並非冷眼旁邊,而是隨著這些鬧劇起舞,被群體霸凌的弟弟只能忍耐流著的眼淚,既沒有得到任何人伸出援手,也無人安慰。相對於作者當年被霸凌有起來反抗,和弟弟默忍的結果,這兩個解決問題的方式,我個人還是覺得很難去比較或評論誰好誰壞。

 對於處理霸凌的方式,在稍稍整理了一下過來人的看法與討論後,筆者總結出二個方向,一個是讓孩子們之間自行處理,也許是反抗回去、也許是孩子調整自己的社交方式;另一則是成年人的預防與介入。

 也有閱讀過一些家長對於自己孩子被霸凌時的一些處理方式,有些是會直接去學校找霸凌的孩子、或是找老師或校方、或是對方的家長。其中,有的被霸凌的孩子的家長會買零食請班上所有同學吃,然後實行霸凌者和自己孩子握手言和的方式;也有家長會跟對方家長會面,在期間觀察到對方家長很愛用暴力的方式去教育自己的孩子時,反而會提醒對方家長宜減少用打罵的方式,應以多關心孩子的教育方式,以免孩子有樣學樣來對待同學,這些感覺都是比較正向的。(中)◇發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