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平凡景物的驚奇  雪堇

    可能因為自小長居城市,也可能是天性使然,我對花園和郊野等總有一份偏愛,每當身處其中,感受到大自然本來的氣息,就會倍感閒適自在。最近,繼「澳門細蟻」之後,又一澳門獨有物種「澳門麥羅甲蟎」被發現,也難怪多個本地傳媒都有報道,因為這個消息實在令人欣喜莫名,包括我。

    更令人驚奇的是,上述兩種昆蟲的發現地點都是青洲山。青洲山因為業權問題,在不少人的印象中一直都是無奈被荒廢的山頭,但仍然有本地學者願意持續付出心血和汗水,在刻板印象以外探尋更多可能性,這就為此次新發現平添一份感動。

    這種精神,這份感動,也就跟新詩創作的相差無幾。卡柔‧布拉喬在〈雪白池塘上揮灑的光〉一詩當中,就充分表現了作為詩人,如何敞開內心感受大自然帶來的驚奇,又如何讓這份驚奇躍然紙上:「……而它的纖維間,有雲雀的/清歌,清晨的/微風。光揮灑在/雪白池塘之上。/在它的水上:/檸檬花和/茉莉。」(程弋洋譯)

    整首詩描寫的對象,在詩題中其實已經清楚點出;但詩人極富想像力地把陽光比作纖維,以鳥鳴、微風和池色織出五感的美妙體驗,舒心得像被一幅上好錦鍛輕輕圍繞。而詩末以「檸檬花和/茉莉」形容池面反射的光更是神來之筆,寫出其色調之餘,又帶出其清新一如花香。發現更多可能性的感動,往往就是寫詩的重要驅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