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肉不震)上海混粵菜愈來愈怪 失本質環球化更可怕

     日前同朋友在星際酒店蘇浙匯晚飯,在同一層另外似乎在進行大裝修,這邊廂亦預計在七月八日開始裝修。未知將來的蘇浙匯會否來個大革新,不過實話實說,此店昔日以集團式連鎖,從北京、上海、蘇州開到澳門,初時還靠個別名菜站穩陣腳,但要知道近十來年澳門店如雨後春筍,想維持高度競爭力,必需要有更多計策,於是蘇浙匯推出過「食飛」,亦有午市任食。

     一家高級食肆做午市任食是很有睇頭的,最初我亦與朋友去過幾次,不過一般打工仔中午飯市大約只有一個半小時,要較真的話百多元任食一方面你要有時間,再者你要有胃口,加上後期的出品已不太令人期待,不再以精緻見稱,任食的粉麵都力求要填滿大家腸胃便算。堆積下來到底是吸客或是趕客?大家心中有數。另外晚餐亦似有變樣,這晚竟然在這家以吃上海菜出名的店吃到水煮魚和印尼炸蝦餅。前者不麻,少辣,加入了像雲吞雞煲那種的雲吞在內,粉條是聊勝於無的伴碟模式,魚片份量不太多,唯一好處真心沒有骨,但個人認為全盤最好吃的可能是大白菜;印尼炸蝦餅這種做法也是首見,用中蝦放在普通薄餅上炸脆,令人「驚喜」,心想為何這個「新派的」印尼菜會在這裡出現?千萬不要問我。

     椒鹽炸排骨中規中矩,反而讓我想起澳門老牌上海菜館四五六以前的一道炸排骨,能做到酥香的感覺,偏偏在蘇浙匯則變得太普通。若硬要說因為蘇浙匯是新派上海菜的話,我的確是難以吃得出那濃油赤醬的滋味,究竟是他們的轉變太大,失去了自身上海菜的醒覺?還是為了遷就本地口味而作出妥協?加上最後的甜品亦不能扳回一城,寧波湯圓、棗泥鍋餅還算吃得下,那個半新不舊的綠茶凍糕,對比起地下層的Passion.by Gerard Dubois,就有點差距了。期望在裝修後可以有一番新境況,否則澳門又少一家上海菜館。

     之前也吃過老上海和皇都的梓園,水準都在下跌,老上海記憶中在氹仔那時最輝煌,不少人慕名而至,後來搬到凱旋門,又是要將粵菜加入其中,變成畫虎類犬,味道不比當年。梓園前陣子去吃晚飯,光說那個本來很有名松子黃魚,每席十二人分下來後,真令人大吃一驚。◇聶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