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語縈風)​父親節快樂

    小時候,爸爸長年在外地工作,每年只在傳統節日回來跟家人短聚數天。那時爸爸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勤儉、好脾氣和有學識的人。爸雖然讀書不多,只讀到小學五年級就輟學幫家裡幹農活,但寫得一手好字,後來在外工作期間更養成每天閱報的習慣,因此認識的字比很多人要多。別人與爸聊天,常常以為他是一個讀書人,因為他文質彬彬,而且天文地理常識都懂一些。

    以前我們一年難得見幾次面,他每次回來,我都特別喜歡黏著他。長大後,我們住在一起也沒產生過多的磨擦,還常常一起討論某些偏門的字詞和他年青時看過許多次的金庸先生的小說。早年爸爸退休後沒有再工作,也沒有特別的嗜好,只是仍然保持每天閱報的習慣,也堅持晚飯前後外出慢走和拉筋。

    自從爸退休後,不知道為甚麼,他和家人之間的距離開始變疏遠,甚至常常劍拔弩張,針鋒相對。有時只為了一件小事,或一句無心的話語。其實我們都是懂道理的人,可是,當時氣在頭上,誰也不願意先低頭讓步。漸漸地,我對這種毫無意義的對峙感到十分厭倦,我認為任何事情都可以通過溝通解決,可是往往在生氣的當下,雙方都沒有讓步的意圖。

    在看了不少有關靈性方面的書後,我開始明白,當你看到對方身上不喜歡的一面,那一面其實正是你自己擁有的特質,而你抗拒和討厭自己這方面的特質。我從爸爸身上看到了固執和沒有耐性,正正是我身上自己最不願意面對的陰暗面。我該嘗試從另外的角度看爸爸的優點,用更輕鬆的方式和他溝通,在大家心平氣和的情況下跟他分析衝突的原因。

    父親節將至,想起小時候心目中的爸爸,望著眼前辛苦工作了幾十年,現已過花甲之年的人,忽然甚感唏噓和自責。一個曾經那麼辛勤,親近和充滿愛的人,隨著年紀的增長,思想的守舊雖不是必然,但實在情有可原。寬容和諒解是我必需做到的。這個道理我竟一再忽略,作為女兒,實在慚愧。

    雖然知道爸爸不屑跟隨世俗要過一個特別的父親節,但仍要在此說聲:爸,節日快樂!◇   微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