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在刺痛面前誠實一點會比較健康   譚俊瑩

    親愛的,我在你的聲音裡摸到凹凸的刺痛。如果刺痛是一株突兀的樹,你一定老遠就看見它,並且準備轉身離開。

    阿崎就住在我隔壁。她的龍鳳胎哥哥因為飛機起飛失誤罹難,哥哥的女兒SAKI離家出走臨時來投靠阿崎這位獨居姑姑。兩個同病相憐的人誠實地撫摸、環抱著巨大而黑暗的月球,每一個坑洞都如此寂寞並渴望自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夏天已經接近尾聲,阿崎和SAKI在悲傷中突發奇想,計劃將來開一間充滿越南風情、叫「魯夫」的咖啡館,並且專賣已經去世的龍鳳胎哥哥最喜歡的蝦仁炒飯。她們想好了小店會在傍晚七點打烊。她們甚至決定要在店裡穿著越南旗袍,如果怕穿不下,就嘗試減肥。她們如此這般天馬行空地放任自己遠眺十萬八千里外的未來,哪怕捉不到。

    她們的療癒方法未必能解決拮据的經濟問題,也無法改變喪失所愛的事實,可是,充滿傷疤的月球表面,掛在你我都望得見的夜空,微亮而允許寂寞的人悄悄或放聲哭泣。

    親愛的,我多麼害怕你的臉蛋長成刺痛的形狀。我正讀著吉本芭娜娜的小說,我正想撥通你的電話,並告訴你我在圖書館借回來這本《不再獨自悲傷的夜晚》。我希望你每天都像捧著一杯無糖熱綠抹茶拿鐵那樣簡單而快樂。我想和你找一件小事去做,讓心情暫時輕鬆一點點就好。◇